德国留学|疫情下的留德中国学生

时间:2020-04-10 13:55 来源:网络 作者:网络

艺术留学广场订阅号        关注艺术留学广场官方微信,获得更多更专业的留学信息。艺术留学广场,国内最大的艺术类学生留学服务机构,十余年从业经验,百余所合作院校,千余名成功案例,成就万里挑一,独具慧眼的您。

目前超过4.5万名中国学生在德国留学,留在德国的还有约3.5万。在德国新冠病毒确诊人数持续上升的背景下,在异国他乡的他们有何经历和感受?

德国的新冠病毒确诊人数逼近十万,死亡人数已逾一千。在德国留学的中国学生的日常生活如何? 对于德国政府的抗疫对策又有何看法?

德国留学,德国艺术留学,留德中国学生,

在北莱茵-威斯伐伦州念书的刘同学表示十分焦虑。自从新冠疫情在德国爆发,她的睡眠质量就节节下降,每天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量体温。

她自己有不少德国朋友,感觉现在德国人特别担心疫情的发展。对此她表示难以理解。

在一个多月之前,她的朋友们都不信这病毒的可怕之处。她身边的教会朋友和大学同学认为疫情只会发生在中国,而且对她本人因怕被感染而不出席教会活动或是学习讨论表示不满。但现在,他们却事事显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深怕被感染,还天天转发有关防疫的视频和新闻给她。这种突如其来的反转,使她感到困惑,所以她拒绝了前几天的的视频邀请。

德国留学,德国艺术留学,留德中国学生,

没钱买不起还是有钱买不到

此外,生活也大受影响,她表示最近去购物时总会站在货架前思考一个问题: 究竟是没钱买不起东西还是有钱买不到东西,哪个更悲哀?

她说,最近可供选择的食物种类较以往少,甚至有些用品买不到,使她十分懊恼。加上长时间一个人在家,也不能出门,时常闷得心慌。她总想大半夜时趁人少,独自去散步。

她收到学校的邮件,觉得教授们的态度从一开始的"我们可以在缩短一个月的情况下完成教学"慢慢转变到"我们上网课吧"。不过她不担心教学质量,只是担心自己的学习质量,毕竟从未上过网课。

她说,她对德国现阶段的抗疫对策没有安全感,但认为德国政府已经尽力。318日那晚默克尔在电视发表讲话,让她感到十分震撼、鼓舞人心。她称,连她这位留学生都觉得振奋士气,总理在全国公开讲话中特别向收银员、医护人员致谢。那个讲话她反复看了三遍,觉得可以用质朴、感人、真挚形容。

她目前没有回国机的念头,一是觉得回国路途的麻烦事不少,在飞机上十几个小时不吃、不喝、不脱口罩是不现实的,担心会被感染; 二是担心航线全停,不能按期回德国。

担心与信心

而在北莱茵-威斯伐伦州就读物流专业的戴同学表示对德国疫情发展的迅猛之势感到有一丝不安,但对疫情本身没有过多的恐惧或担心--应该不会像当年的西班牙流感一样。

她目前有物资紧缺的困难,和室友两人只剩6卷厕纸。她说,最近两周多买不到厕纸,虽然也问过工作人员的补货时间,但他们也表示不清楚。室友决定每天用10格厕纸,让她感到似乎到了战争时期物资短缺的状态。虽然网上商店也有厕纸卖,但价格比原来的高出几倍,为配合德国政府打击囤积居奇的行动,她们决定不买被炒贵的厕纸。

她认为,无论如何疫情都会结束的,但最担心的是疫情结束后欧洲多国会出现排华浪潮,因为中国和新冠病毒脱不了干系。她本人之前遭遇过被欧洲人在街人比划"戴口罩"手势和被人大喊"Corona",甚至在打手游时因自己网名是中文名被外国人骂"Corona"

不过,她表示对德国抗疫措施有信心。因为每个国家的国情、文化、社会结构都不同,她认为德国按自身情况而订定的抗疫对策有效,而且感染人数的上升趋势有放缓迹象,甚至还接收邻国的重症病人。这或许就是抗疫方针正确的表现。

另外,她理解德国政府不宣布全面停工的原因,毕竟有钱才可以治病,才有以尽可能保住社会大众,保障最多的人。她深信在4月末德国可以交出良好的抗疫成绩单,总体觉得德国政府比较有力。

对于近期回国一事,她表示想回国,毕竟一年多没回国,家人朋友也在国内。但看到几万元人民币起跳的机票,以及国内最近出现排挤留学生归国的风气,近期回国一事也只好搁置。

德国留学,德国艺术留学,留德中国学生,

长路畏途

在下萨克森州的龚同学表示,他没感到焦虑,只是希望尽快恢复正常生活。他的日常生活受到不少的影响,学校食堂关门了,最近也不能跟朋友聚会。他最关心的是什么时候疫情才会结束。

他对于德国政策的防疫策略还是满意的,只是觉得实施时间不及时。尽管德国目前的疫情形势严峻,但他也没有回国避风头的想法,因为在这边要准备开学了。现在回去又要进行14天隔离,而且从德国出发到中国也是"长路漫漫",路上也不安全。

身处拜仁州的俞同学对疫情发展感到十分焦虑,因该州的感染人数已经超过两万。他本人出门都购物都会戴口罩,不过戴口罩大部份都是亚洲人,极少德国人戴口罩出门。他表示,超市货物充足,根本不需要囤粮,也没有出现德国其他城市缺少厕纸的情况。

他对德国政府的抗疫措施并不满意,认为他们后知后觉,对病毒的认知并不全面。此外,他也对大部份德国人至今仍不愿意主动戴口罩的想法表示不解。

他说,德国应参考意大利的封城措施和禁足令,眼下的封锁的力度远远不够。他自己住的大学学生宿舍里,早几天还有几个德国同学偷偷在宿舍聚会、喝酒。

他认为靠德国的措施根本不太可能使这疫情消失,或许等到病毒自然消退,疫情才能结束。

收藏 首页